阿咸不甜

吃薛晓/瑞金/雷安,希望喜欢我的小可爱可以勾搭我一下(喂,但我不是很会聊天,话废,大多数尬聊

      手上好黏……暗红色的,是血吗?谁的?一抹白随即闯入眼帘,与之随从的是那暗红,两者相伴,红的越发耀眼,白的却越发灰暗,这是……道长吗?道长的血?少年看着自己的双手满是鲜血,是地上那人的。

     “道长?”

     “道长!”(

      道长死了?不对不对,晓星尘他怎么可能会死?

      好像真死了。我杀的?对啊,不就是我杀的,不然谁还那么那么去杀晓星尘?不对不对,不是我不是我,是他自己。不对不对,还是不对,道长不会死会死。肯定是梦,肯定是……梦

     

     “该起床了,饭我已经做好了”

     “喂,起床了,哼!坏东西,天天赖床,还要道长做好饭喊你”

      嗯?这么快就是早上了?小瞎子又叫开了 

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小瞎子你别一大早上就在那里嚷嚷,话说道长今天早上做得什么呀?”刚才我似乎做了个梦,我可从来不做梦啊,梦好像还是晓星尘那家伙死了,怎么可能?就他?死不了。话说我衣服呢?




    “唔?”还是困啊,话说这里睡着还挺舒服,“道长早上好”

     “道长我刚才又做梦了,又梦到道长你了哟”

     “今天早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晓星尘你他妈是不是有病,天天白天沉默的像什么似的,晚上又可劲往我梦里跑,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暗恋我不敢说呢”

      “晓星尘你知道吗?你肯定不知道,不过你应该知道,快了快了,就差一点了”

      “到时候醒了,可别我感谢我,还有那时候你已经欠我几千颗还是几万颗?记不清了,算了反正你都要还的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(倒,小学生文笔,严重ooc,还特别短,对不起!!!!

    

【薛晓薛】新年

      看见那一身白衣的道人回来了,薛洋就一溜烟地窜到了那人身边,笑问道:

    “道长,今个儿吃啥?”说着手就不安分地往晓星尘身上乱摸,找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 “唉,你呀!别摸了,糖在这儿呢。”晓星尘抓住了少年的手,无奈地笑了笑,边笑边从手里拎的竹篮子里拿出颗糖,递给了薛洋。薛洋一下就把糖从道长手里拿过来,剥开糖纸,放到嘴里,让那甜丝丝的味道填满整个口腔。这个动作薛洋做得极为娴熟,干净利索,像是早已重复了上百遍,但也确实重复了上百遍。糖含在嘴里,薛洋咧了一下嘴:

     “还是道长好,买的糖都好吃”薛洋对晓星尘说时,眼睛眯成一条缝,弯弯的,还带着带着撒娇的语气。后背突然间被谁捅了一下。

     “你这个坏家伙,又想背着我吞独食。”薛洋还没回头,就听见少女有些气愤的声音。

     “小瞎子,你可别凭空捏造事实啊,我不刚想喊你吃糖吗?谁知道你鼻子那么灵,自己跑过来了,这可不怪我。”薛洋一转身,就看见阿箐那张气鼓鼓的脸。

     “你别想骗我,哼!别以为我眼瞎我就不知道,你背着我偷偷向道长要了多少次糖。”

      “唉唉,你这话就不对了,说得你没偷偷背着我要过”

  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看两个人又要吵起来,晓星尘无奈的叹了口气,劝劝阿箐,给她个糖,让这小姑娘开心开心,再劝劝薛洋,顺顺他的毛。有时候晓星尘总觉得自己领了俩个孩子,总要用糖来奖励,来安慰的,还总让大人操心。

     “哼,看在道长的份上,本姑娘不和你计较了。”拿到糖的小姑娘看起来很是高兴,觉得自己很大方的就原谅了薛洋,虽然薛洋并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  薛洋也觉得这样下去没趣了,也就不继续下去,自讨无趣了。反而一路跟着晓星尘一起去厨房了。

    “你要和我一起做饭吗?”晓星尘问。

    “不,我就是想去看看。”薛洋答道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听后也不再多问,就让薛洋跟着走进厨房。薛洋到了厨房也不进去,就懒洋洋地靠在门口的墙边,看着厨房。看看晓星尘做饭时忙忙碌碌的身影,晓星尘虽然总觉得自己像个爸爸一样照顾他俩,可薛洋看着他,总觉得他像个小媳妇,买菜做饭打扫的。就这么看着,他就有种错觉,这个小媳妇是自己的错觉。他知道是不可能的,甚至是异想天开,可念头一旦滋生,便扎了根,再也抹不去,越看越像,越像越看。

      就这么看着,晓星尘居然已经做好了。做好了,还靠那里看谁呢?就也和晓星尘一起端着盘子走,招呼着阿箐过来吃饭。刚才在厨房里,一直看着晓星尘,也不知道他做得是什么。坐下来吃饭时,一看,居然难得炒了肉,还炒了三个菜。薛洋就皮着脸,笑问道:

     “道长,今天你莫非是捡了大钱?居然炒肉了!也不对啊,道长捡了钱,也从来不给买肉呀!怪了怪了。”

      薛洋把这件看似极为平常的事说的好像是多稀奇一样,不过也差不多,平常吃饭基本上都是素菜,很少吃肉。

     “唉,是吗?”阿箐也装着惊讶地叫了一声,筷子就开始不再只扒拉自己面前的菜,每道菜都要扒拉着尝一下,似乎想尝尝哪道是肉。她扒住的第二盘就夹住那油晃晃的肥肉了。

     “咳,那个今天我去买菜时,听见了有小孩子在放鞭炮,我觉得是不是快过年了,于是就买了点好吃的。”晓星尘脸不自觉的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 听晓星尘这话,薛洋想了想,前几天听卖菜的说快过年了,这也过了几天了,算一下,除夕好像就明天了。晓星尘说的确实不错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哦,我说呢,道长怎么会突然想起买肉呢?那道长,过年的不应该只买肉啊,对子,鞭炮啥的也要买啊!”

      薛洋觉得他突然像是中了魔障般,这句话脱口而出。因为过年对于薛洋来说,什么也不是,就算是新的一年,它也不能洗去自己过去一年的罪孽,虽然薛洋也不需要,更不能为他带来欢乐。但不知道怎么了,似乎是因为眼前这个人,他格外想过,想和这个人一起过这个年。想着,薛洋“腾”地一声站起来

     “道长,事不宜迟啊,赶紧走吧。”想和晓星尘一起过年的这个欲望太过强烈,让他感到迫不及待,毕竟这可是和晓星尘一起过得第一个年啊!

     “不急,吃完这顿饭再走也不急嘛。”晓星尘说着夹着一块肉往薛洋碗里放,示意他吃完再走。薛洋看着他,歪歪头,像是没反应过来“啊”了一声,就又“哦”了一声坐下,嚼起那块晓星尘夹的肉。

      “就是,平常买菜也不见你这么积极啊,吃完饭再走能急死你啊,来,道长你也吃点肉。”阿箐夹着肉往晓星尘碗里放,眼神缺往薛洋那里瞟。薛洋也难得的没有和阿箐斗嘴。接下来的整个饭桌都很安静。薛洋似乎在思考他为什么会突然站起来说出那番话,晓星尘本来就不善言辞,而阿箐看气氛不对,也乖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 吃完饭,三人果然就去买年货:对联,鞭炮,糖果瓜子……晓星尘本想给两人一人添一件新衣,但都被驳回了,也只好罢了。买了年华,回家又开始大扫除,虽然这个小屋子挺破的,但干干净净的,还是要好看的多。

      大扫除,贴对联……这忙来忙去的,很快就到除夕夜了。

     “三!二!一!点!”

     “噼里啪啦~”

       阿箐连忙捂着耳朵,索性连眼睛也一起闭上。而那露着虎牙的少年就只是在火光中注视着白衣道人,那一刻他的内心突然被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填满了,他觉得他能永远这样看下去,但又有什么东西是永远的呢?鞭炮没了,薛洋知道应该移开眼睛了,可他就是移不开,晓星尘身上似乎带有某种磁力,吸引着他的目光。直到那白衣向他走来,薛洋才幡然醒来,匆匆避开视线,即使知道他并看不见自己的。

   睡觉的时候,薛洋睡不着,他一直盯着晓星尘,直到阿箐睡熟了,他才蹑手蹑脚地到晓星尘身旁。

  “睡不着吗?”晓星尘问,由于眼睛看不见了,晓星尘睡眠就更浅了,在薛洋起身时,就已经醒了。

  “嗯,睡不着。”薛洋如实答道。

  “道长,以后你还陪我过年好不好?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你以后娶亲了,就不会这样想了。”

   “道长放心,肯定不会。”

  “那好呀,要是你以后也这样想,那我就陪你,和阿箐一起。”

   “嗯,那说话算数”

    晓星尘突然轻笑了一声

  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…………

   “道长,又是新年了哟!还别说,今年雪下的可不小” 薛洋还是用那副撒娇式的口音说着。

   “……”
   一阵沉默

    薛洋等好久好久,才开了口,等这么久,似乎是在等那人的回答,可是薛洋等的还是一阵良久的沉默。

  “晓星尘,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,说自己一定信守承若,说到做到了。哼,笑死我了。”薛洋突然阴狠起来,一开口就恶狠狠的说着,“晓星尘,以后还是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吧,哦,对了!我忘了,你没有也以后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~”

   呐,你看,那位公子怕不是疯了,怎一个人抱着尸体自言自语,有时还大笑。年纪轻轻的,长的也不错,真是可惜了。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新手发文,总感觉有点紧张,文笔并不算好,只是想写一下薛晓,毕竟白嫖了那么就(别打)希望各位看官满意。

终归

     “唉,你还记得几年前那个十恶不赦,据说杀了人家一家上下五十多人的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 “让我想想……好像叫什么薛什么来着。”

     “薛洋!”

     “对对对,没错,就他就他.”

     “我给你说,最近我听隔壁那王大爷他表弟的一位朋友说,薛洋死了,是被那姑苏蓝氏的蓝忘机给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 “唉,这就叫什么,天道轮回,死了活该,那种人渣,死了肯定连个全尸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 “那可不,还真没了全尸,不过管他呢,活该,依我看,连给他收尸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 “这种人渣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总不能让他浪费土地吧!要是我,就直接把他扔悬崖下,让那野兽们咬一口,当顿饭到还不错,不说了不说了,回家吃饭去,不然家里那娘们肯定又骂骂咧咧的。”

     “走嘞”

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嗯,他们说错了,会有人给薛洋收尸的,不过对于他来说,坟头在哪里,都无所谓了。不过,薛洋喜欢吃糖,他想要他的尸体旁有颗糖,最好是晓星尘给的,最好晓星尘也和他睡在一个棺材里。不过终归是他自己想的而已。

      终归只是一人一棺材,一人一坟墓,当然,也没有糖。